强筋健骨,巩固好势头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两性 > 正文
2019-02-18 00:56:13  567信息港
强筋健骨,巩固好势头 对河村十五年民间禁毒路 《流浪地球》的成功是起点而非终点

长林城,微要地处中原山川腹地,马市繁华多处,但是其中最好的一处马市在城北方向。所以驯马师在当地可是吃香的行当,基本上十个长林城的青少年就有三位是入驯马师这一职业,至于不是更多,也是这驯马师也有弊处,高危险职业。一个不好重则半身不遂,适中者缺胳膊少腿,轻者也是断骨伤胫。小岛周边海域捕获的海参,营养价值极高,成年人一天吃一头,即可无需其他饮食,保持一天体力充沛。杨立找到流云谷管事的,央求了一份杂役的事情来做。对外,流云谷宣称他们是外门备选弟子,也算是给像杨立这样的人留了一丝面子。

原来,周茂,犲有都是知道,独远手段的人,见万老板意已绝,所以并没有按照万老板的命令行事,而是收刮着,万府之中的一些宝贝,什么金银古玩,青铜之器,而逃之夭夭,本来是想翻墙而出,不过走大门是来的更为实在,可是并不知道这两位万府的彪悍门丁,平日和和气气,关键时刻出手相拦,也是起来打劫之念。独远,转身一看,一叠银票,当即道“不错,这两件事情都办得不错。”

  对河村十五年民间禁毒路

  图为2月13日,思阳镇华加村对河禁毒协会会长、民警、社区戒毒专干约谈在册吸毒人员李某。许玉荣 摄

  □ 本报记者  马艳

  □ 本报通讯员 王微 李宁东

  如今的广西上思县对河村显得分外安宁,少人出入。

  村口的七八株粗壮的柠檬树下,一排禁毒宣传专栏尤其醒目。“毒品一日不绝,禁毒一刻不止”“上思县禁毒人民战争成果展”“我国刑法关于毒品犯罪法律条文”,配以文图,赫然在目。围墙上,“手拉手远离毒品,心连心造福社会”等红字标语及彩色漫画,高过人头,十分醒目。它们就像无声的警钟,时刻在告诫村里的每一个人,不要忘记那一段毒品成灾的日子,要珍惜今天安康富足的幸福生活。

  “粉仔”吸毒一度猖獗

  对河村是上思县思阳镇华加村的一个自然村,300户1330多人,与县城仅一河之隔。

  15年前,也就是2004年,对河村吸毒的未成年人和青年人,在册登记的就超过30人。每天出入对河村的外地“粉仔”,最多时有30多人。吸毒和毒品零包“生意”一度猖獗。

  今年43岁村民阿见(化名)说,那时的白粉都是海洛因。阿见也沾过毒,差点上瘾。所幸父母把他赶去福建打工,堂堂正正成为一家公司老总的助手,并成家立业。阿见的哥哥也吸过毒,也被父母赶出村子,去了外省。他哥哥经多年不懈努力,终于成功戒毒,现也成家立业。

  “我哥45岁的人了,小孩还没上幼儿园呢,但总算挽回了正常人生。”阿见说。

  今年43岁的黄闪东是村里的能人,他经营酒店、建筑、休闲观光农业等多种产业。黄闪东说,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至2004年,村里毒灾最甚。村头村尾,代销店旁,竹丛旁,荔枝树下,常常看到“粉仔”公开吸毒。

  那些年村里的治安很差,不说家禽,就是农具也不敢放在屋外,犁头都有人偷,因为铁可以卖点钱。对河村成为远近“闻名”的吸毒村。有不少订了婚的女青年,因为未婚夫是对河村人而悔婚退婚。

  禁毒人民战争打响

  毒品、“粉仔”为村里人所深恶痛绝。2006年,在当地党委、政府和公安机关的多方协调和支持下,华加村的村干部,在外工作或退休回村的干部、教师组织协商成立禁毒协会,报县政府备案并制定了《禁毒公约》,成立领导小组,组织村民共同参与禁毒斗争,成为全广西第一个民间禁毒协会。第一任会长是现任的村党支部书记陆山,禁毒协会同时成立义务巡防队。

  陆山说,当时对河村拉起横幅,举行禁毒誓师大会,全村男女老少都签名、宣誓。

  对河村与县城连着一座100米长、两米多宽的木桥,是村里通往外界的必经之路。巡防队一天24小时轮班。只要看到面生的,举止、面色疑似“粉仔”的,就电话报告派出所。

  今年47岁的村民老廖,15年前就主动报名参加对河护村巡逻队,白天摆摊卖猪肉,晚上值班站岗,没有一分钱补助却依旧坚持义务禁毒许多年,经他手抓住并扭送公安机关的涉毒分子就有20多人。他曾因为值守巡逻,险些被吸贩毒分子下毒手。

  有一年,吸贩毒分子恶意报复,深夜里,将木桥淋上汽油,点火烧桥,所幸派出所民警与巡逻队员们及时扑救,没有造成损失。面对这些恶意报复,对河村人没有退缩,反而展现出更强的全民禁毒的决心与毅力。

  当年在思阳镇派出所当民警、现任上思县禁毒办副主任的刘怀德说:“群众真的恨透了毒品和‘粉仔’。他们自发动员起来护村,在各级党委、政府的努力下,真正打响了一场禁毒人民战争。”

  合力禁毒成就首富村

  15年间,禁毒协会会员与村民坚持守候在村口桥头,围堵、规劝、扭送吸、贩毒者;每年“五四青年节”“6?26国际禁毒日”等重大节日举办禁毒文艺晚会、比赛、聚餐;会员上门与家属共同做吸毒成瘾人员的思想工作、解决低保或就业问题;协助禁毒办开展各种宣传活动。

  为了进一步巩固禁毒成果,在上思县公安机关和对河屯禁毒协会的争取下,上思县政府先后投入建设资金50多万元,扶持对河屯禁毒协会的建设,还扶持创建了对河屯禁毒协会禁毒预防教育示范基地,主要开展对禁毒协会骨干的业务培训工作,同时基地培训村民达1600多人,并惠及附近的明江小学和周边村民。

  从2007年开始,作为村禁毒活动的总协调,黄闪东发起了一年一度的禁毒大会。这是一场集餐会、禁毒法治宣传、互动交流、文娱活动的大会,县委政法委、县禁毒委、县公安局有关领导和乡镇领导、村干部年年到会。参加大会的村民根据自愿原则,每人交20元餐费,餐费大头由村里的大小老板出资赞助。大会每年5月18日举办,最多时聚餐要开近50桌,近500人参加。

  村民合力禁毒后,对河村村容村貌大变样。全村260多户干了个体户,有做猪肉生意的,有做建筑的,有做工程施工的……因为土质得天独厚,对河村的萝卜干、糯玉米远近闻名。对河村几乎家家户户都盖起了楼房,小轿车有约60辆,另有农用车、卡车40多辆,施工勾机10多台,现在,对河村成为上思县最富裕的一个自然村。

吸取兽魂还是无意间才发觉的。犲有一见,更是道“是啊,少侠的手段我是知道的啊,我们劝万老板派人把七妹放了,他就是不听啊!”

  《流浪地球》的成功是起点而非终点

  这些年春节期间,电影市场都会迎来一波“小阳春”。在往年的春节档里,能够力拔头筹的,往往是与喜庆氛围合拍的贺岁喜剧。然而今年,一匹名为《流浪地球》的科幻电影,在与多部大制作贺岁喜剧的竞争之中,成功“杀出重围”,取得了超20亿元票房的辉煌战绩,并引发了强烈的口碑效应。一时间,围绕这部电影衍生出的中国科幻电影相关话题,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。

  《流浪地球》这部电影的艺术水平是高是低,从不同的视角出发,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评价。但是,这部电影在商业和口碑上取得的重大成功,却是不争的事实。在此之前,国内已经有多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科幻电影问世,提起“国产科幻”,人们想起的要么是上世纪80年代的《珊瑚岛上的死光》《霹雳贝贝》等经典老片,要么是近些年来某些打着“科幻”旗号粗制滥造的三流作品。从某种意义上看,《流浪地球》的成功出人意料。

  在《流浪地球》之前,面对“科幻”二字,投资人总是望而却步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没有投资,科幻电影自然不可能繁荣发展。以前,与拥有成熟工业体系,每年都能“量产”大量及格线以上科幻片的好莱坞相比,中国电影产业面对着全方位的压制。而没有好作品出头,进一步削弱了市场对这一领域的信心,形成了某种恶性循环。

  《流浪地球》的出现,以“搅局者”的姿态打破了这种循环。其中,既有主创团队兢兢业业工作的必然,也有某种“生逢其时”的偶然。这场浪潮不仅成就了《流浪地球》自己,也为中国科幻电影的发展揭开了新的一页,让科幻类型片的长远发展与多元拓展成为可能。

  在全球视野之下,《流浪地球》或许只能算是科幻电影领域“点点繁星”之中的一颗。但是,就国内市场而言,《流浪地球》却更像一颗“孤星”,乃至于行业的“启明星”。《流浪地球》的成功,证明了中国作者也能写出有着瑰丽想象的科幻剧本,证明了中国影人也能借助电影工业体系打造出好莱坞级的特效,证明了中国影片也能在类型片的道路上取得成功,更证明了中国观众对科幻电影也有高度的观影热情。中国影人只要能够抓住眼前的机会和风口,趁机多推出几部优秀的作品,就有希望彻底扭转之前的“恶性循环”,为国产科幻电影打开局面。

  《流浪地球》是一部好作品,也对得起大多数的赞誉。但是,未来的创作者如果将它当作最高的范式,不假思索地模仿,只会踏入故步自封的陷阱,这股“科幻浪潮”恐怕也没法走远。当年,冯小刚拍摄的《集结号》,因为在战争场景上取得了突破性成就,一度被冠以“中国战争片新起点”的称号,然而之后我们再也没看到同样高度的作品出现,这件事应当成为中国科幻电影的殷鉴。

  科幻作为一种畅想未来、探索不同可能的艺术体裁,最吸引人之处,就是不同的技术、环境与价值观的精彩碰撞。我们期待下一个《流浪地球》式的成功,而这个成功,必将建立在创新的基础之上。

  杨鑫宇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生死相杀,难得一见。因此,他是一路之上询问流云谷弟子才找面壁地方的。本来姜遇是最为焦急地,但是到了最后反而平静下来,走到人形区域将身体印了上去,任凭牛头滴水洗刷着周身。到了最后,村里的老人们反而不急了,今天着实是个好兆头,前面五个孩子的天赋都不错,已经让他们十分满意了。退一万步讲,就算姜遇一条脉都没有开,老人们也不会懊恼地,反而会前去安慰于他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ghbnyc.com/2019-02-03/25796.html
编辑:酒元元
育儿
国际
美容
养生